<menuitem id="1l7x7"></menuitem><cite id="1l7x7"><span id="1l7x7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1l7x7"></cite>
<cite id="1l7x7"></cite>
<ins id="1l7x7"><span id="1l7x7"><cite id="1l7x7"></cite></span></ins>
<ins id="1l7x7"></ins>
<cite id="1l7x7"></cite><listing id="1l7x7"><del id="1l7x7"><th id="1l7x7"></th></del></listing>
<cite id="1l7x7"><video id="1l7x7"></video></cite>
<ins id="1l7x7"><span id="1l7x7"><cite id="1l7x7"></cite></span></ins>
<ins id="1l7x7"></ins>
<cite id="1l7x7"><span id="1l7x7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1l7x7"></var>
您的位置:首頁 >重慶發展>社會發展>科技>詳細內容

大數據智能化催生新職業

來源:重慶日報 發布時間:2019-08-17 07:02 瀏覽次數:
字號:[] [] 【打印正文】
分享到:

隨著大數據智能化的發展,越來越多的新興職業不斷出現。今年4月,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等國家部委發布了13個新職業名單,包括人工智能工程技術人員、大數據工程技術人員、數字化管理師、建筑信息模型技術員、電子競技運營師、無人機駕駛員、農業經理人等。

  美團點評等機構近日也發布了《2019年生活服務業新職業人群報告》,酒店收益管理師、轟趴管家、密室設計師、外賣運營規劃師等新興職業,更是讓很多人聞所未聞。

  這些新職業的出現,不僅讓很多年輕人有了新的職業選擇,也為城市發展和行業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。

  “飛手”潘波 轉戰南北執行農業植保任務

  73709803eb354b949aabecea32fde29f.jpg

手持無人機駕駛員合格證的潘波和他操控的無人機。(受訪者供圖)

“飛手”是一個很酷的新職業。潘波就是一名“飛手”,即無人機操控人員。他具體從事的工作叫“飛防”,即操作無人機進行農作物病蟲害防治。

  我們平常看到的無人機,自重一般只有幾公斤。但潘波操作的XV-2型專業植保無人直升機,長5.15米,自重達到160公斤,能裝載70公斤農藥,以每小時200畝的最大作業效率,翱翔在廣袤的田野上空。

  潘波之前是隆鑫通用動力股份有限公司(下稱隆鑫通用)的一名質檢員。2014年,隆鑫通用與清華大學等合資成立珠海隆華直升機科技有限公司,開始生產無人直升機。帶著好奇心,潘波與另幾名同事報了名,通過公司層層選拔后,開始學習無人直升機操控。

  從模擬器到實際飛行,從飛機理論到飛行法規,從植保知識到地面站操作,經過75天的嚴格培訓,潘波獲得了由中國航空器擁有者及駕駛員協會(AOPA)頒發的民用無人機駕駛員合格證,成為一名持證”飛手”。

  “操控無人直升機,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  “要用遙控器操控重量達230公斤的大家伙并讓之起飛,方向感、平衡感最重要。”潘波回答。

  “那么,操控無人直升機,最怕的是什么?”

  “最怕飛行時遙控器搖桿操作錯舵了。這款無人機的作業速度是每秒15米,一旦錯舵,巨大的螺旋槳可能會飛速地迎面襲來。”潘波說。

  除了方向感和平衡感,無人直升機在作業過程中,還有許多技術難點。比如農藥噴灑必須低空飛行,但飛得太低,螺旋槳卷起的風會刮倒植株,而飛得太高又會影響噴藥效果……

  一個合格的“飛手”除了要熟練操控無人機,還必須學會地面站技術。

  相對于用遙控器操控直升飛機的飛行和噴灑作業,地面站工作更像是指揮無人機的“大腦”。在實施無人機作業前,必須根據實際地形進行測繪,找到要避讓的障礙物和敏感區,在地面站設計出最合理的飛行路線,讓這個龐大的工業級無人機完成植保“飛防”任務。

  在我國農村,這樣的場景并不陌生:農民背著幾十公斤重的噴霧器,忍著嗆人的味道,給一棵棵植物手工噴藥,一天也只能噴灑幾畝地。隨著農業規模化、機械化種植,新疆的棉花、小麥,黑龍江的水稻、玉米,內蒙古的馬鈴薯等農作物早已成千上萬畝連成片,這為無人機植保提供了廣闊空間。

  每年4月開始,隆鑫通用的XV-2型無人直升機就從重慶運到新疆。在那里,潘波和同事們要給上萬畝棉花地噴藥防蟲治蟲。七八月份轉戰黑龍江、內蒙古等地,參與水稻、馬鈴薯等農作物的病蟲害防治。9月份再折返新疆,因為棉花在采摘前,還得噴灑兩次脫葉劑。

  一年要在北方作業半年,剩下半年,潘波會在重慶加緊培訓新的”飛手”。目前他已考取了無人機教練執照。

  潘波介紹,因為無人直升機的應用前景廣闊,隆鑫通用專門成立了重慶領直航科技有限公司,已培養數十名專業”飛手”。除了在北方參與農業植保,今年以來,該公司已在重慶對柑橘、甘蔗等經濟作物進行無人機植保。

  此外,該公司近期正在擴大無人直升機的應用范圍。未來,在江河巡檢、應急救援、消防滅火等領域,我們都可能看見無人直升機和“飛手”的身影。

  密室設計師唐虓 把游戲愛好做成了一份事業

  c9e49ba6fcaa4eeda9cdc704a3c7c179.jpg

MAX伯爵真人游戲俱樂部,唐虓正仔細檢查俱樂部設施。盧越 攝

在大眾點評App搜索“密室逃脫”,就會有200多家位于重慶的密室彈出。重慶可謂全國密室最多的城市之一。

  美團點評等機構聯合發布的《2019年生活服務業新職業人群報告》顯示,密室設計師已成為26項新職業之一。重慶小伙唐虓便是一名密室設計師,他帶領團隊打造的MAX伯爵真人游戲密室體驗館,在全國密室游戲領域有著很大的影響力。

  玩過密室游戲的玩家們都知道,這種新鮮的娛樂項目,其精彩程度和體驗感,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實景的設計以及“劇本”創作——這就是密室設計師之所以成為熱門新興職業的重要原因。

  唐虓本來就是一名網絡游戲愛好者。2012年,國內密室游戲開始興起,喜歡游戲的他便和朋友們積極體驗。然而,只有解密通關,沒有場景、情節,讓他非常失望。

  “為什么不能把網絡游戲里虛擬的場景、情節設計等運用到密室中,從而增強體驗感呢?”唐虓打算自己來設計、打造心目中理想的密室。

  他找到做網絡游戲設計的好友廖曉真,一起著手密室打造。

  經過反復討論,確定了主題。接下來,便是場景和情節設計。“經過反復考察、探討,我們決定打造一種‘沉浸式’的密室體驗。”唐虓介紹,人們在玩網絡角色扮演類游戲時,會特別強調“沉浸感”,需要具備的要素就是人物交流、劇情設置和場景設計等。

  于是,他們結合主題,設計了一個完整的故事背景,讓每一個玩家都成為其中的演員,并根據劇情自由發揮創造。而在場景設計上,他們將密室內所有的東西都極力模擬到真實,比如食物道具,都是可以吃的;一些固定角色,則由工作人員來扮演。

  “我們為玩家打造了一個虛擬但極具真實感的場景,玩家進入后,便會自然而然地融入到這個虛擬的世界中。“唐虓說。

  2013年9月,MAX伯爵真人游戲密室體驗館在南坪亮相,其新穎的“沉浸式”體驗,瞬間受到市場追捧,一炮走紅。

  首店成功后,唐虓和團隊又開始尋找新的主題,“游戲、電影以及旅行,都會給我們帶來靈感。”唐虓說,比如有一次去古鎮玩,發現當地的村寨很有特色,結合中國古代農村的一些史料,團隊將其運用于密室的設計中。

  如今,唐虓和團隊已在重慶開了8家門店,囊括了31個主題;在北京、上海、貴州等地開了近30家店;還有不少密室經營者直接購買他們的場景和劇本設計。

  “做密室的初衷是為了自己玩,沒想到玩成了自己的事業。”唐虓說,接下來,他希望通過不斷創新,把這份事業做大。

  非遺合伙人覃誠芳 用短視頻讓土家山歌“活”起來

  4f332f2e784c44e9a9ae2e9afd0b87fb.jpg

覃誠芳(右二)正在演唱土家山歌。(受訪者供圖)

“幺妹我住在十三寨,隔山那個隔水又隔崖,土家那個喜鵲喳喳叫啊,蝴蝶雙雙落花臺……”在抖音平臺上,一首名為《幺妹住在十三寨》的土家山歌廣為流傳。

  演唱視頻中,一個長相甜美、身著土家族傳統服飾的女孩深情演唱,她聲音清麗高亢,將土家女孩的明艷俏皮表現得淋漓盡致。視頻中的這個女孩,就是重慶市黔江區土家十三寨寨主覃誠芳,最近,她還多了一個身份——非遺合伙人。

  1986年,覃誠芳出生在湖北省長陽土家族自治縣。喊山歌、跳花鼓子舞,是土家山寨人交流和娛樂的習俗,加上天生一副好嗓音,覃誠芳從小就展露出唱歌的天賦。長大后,她成為長陽民俗文化村一名骨干歌唱演員,為游客演唱本土歌曲。

  2016年,覃誠芳來到黔江工作,并在黔江全國首屆最美寨主大會上,被選為“土家十三寨總寨主”。從這時起,覃誠芳開始思考如何更好地將土家山歌推廣出去。

  互聯網的傳播力,引起了覃誠芳的關注。

  幾年前,覃誠芳便下載了抖音,喜歡看上面各種各樣的視頻。一次,她偶然刷到一段自己演唱《幺妹住在十三寨》的視頻,發現看這段視頻的人數每天都在上漲,點贊數達到30多萬。

  “以前覺得抖音上發布的內容離自己很遠,現在發現,原來自己也可以成為其中的‘名角’。”覃誠芳開始動起了發布短視頻的念頭。2017年7月,《幺妹住在十三寨》的MV制作完成,抱著試一試的心情,她截取了其中15秒的一段視頻,在凌晨1點多發布,第二天早上一看,竟收獲了幾十萬的點擊量,不少人留言“嗓音太好了,簡直就是天籟之音”“好適合在開車的時候聽,給人一種輕松的感覺”……

  嘗到甜頭的覃誠芳,開始發布更多的演唱視頻,每一條的點擊量都上萬,最高的達到200多萬。慢慢地,不少人開始學習她的歌曲、她的唱法,并錄制視頻發布,土家山歌一時變成了潮流。

  “過去,我們推廣土家山歌很被動,只能通過定點定時演出的方式,讓一小部分人聽到。如今有了互聯網,推廣就更加主動,我們可以創作更多的內容,讓更多人接觸到、感受到土家山歌。”覃誠芳說。

  今年4月,覃誠芳加入了抖音推出的非遺合伙人計劃,該計劃主要通過加強流量扶持、打造非遺開放平臺及開展城市合作等方式,助力非遺傳播。成為非遺合伙人后,她每天都堅持發布一條原創視頻,推廣土家山歌,“雖然有時也感覺很累,但一想到會讓更多人認識土家文化,就堅持了下來。”

  數據分析師譚光柱 從海量大數據中“淘金”

  c4584fe3d00541649d861c942d8d0002.jpg

豬八戒網,譚光柱(右一)正帶領團隊進行細致的數據分析。羅斌 攝

有價值的數據被稱為商業時代的“黃金”。數據分析師要做的,就是從海量的大數據中“淘金”,找到更有商業價值的數據,并加以分析與應用。

  做這種工作的人,在豬八戒網數據分析師譚光柱看來,更像一名“偵探”。“我們的工作就像在案發現場巡邏,不斷地尋找案件留下的蛛絲馬跡,最終找出真相。”譚光柱說。

  譚光柱本科就讀于湖北大學數學專業,研究生在四川大學讀數量經濟學專業。他告訴重慶日報記者,自己讀書的時候,學校并沒有開設數據分析專業,更沒有數據分析師這個職業,唯一比較沾邊的就是研究經濟數據變化規律的數量經濟學。

  2011年研究生畢業后,譚光柱去了北京的一家互聯網公司。工作期間,他發現數據的重要性日益突出,企業決策、產品營銷都離不開對數據的收集與分析,于是自學了不少數據分析專業知識。

  2013年譚光柱來到豬八戒網,正式成為一名數據分析師。“‘偵探’們都堅信一句話,凡走過必留下痕跡。數據分析也是一樣。”譚光柱說,豬八戒網作為一個服務交易平臺,每天要撮合全國各地的買方與賣方,用戶在訪問豬八戒網時必然會留下諸多“痕跡”。比如客戶訪問頁面的時間、時長,買方的評價、支付的金額……

  “這些是我們的數據來源,但它們是雜亂無章的,必須分門別類地歸納處理。”譚光柱打比方說,這就像“偵探”鎖定了一群“嫌疑人”,會給每一個“嫌疑人”建檔,并貼上性別、年齡、性格特征等標簽,以便隨時調取他們的身份信息。

  “一旦有意想不到的事件發生,這些數據就派上大用場了。”譚光柱說,比如平臺的交易量嚴重下滑,分析師就能很快通過數據找到原因,“這個時候,數據會‘說話’。”

  采訪中,譚光柱聊得很投入,不知不覺就到了正常的下班時間。但他并沒有離開辦公室。

  “對互聯網公司的數據分析師而言,加班是常態。”譚光柱笑著說。

  eae450c51ef7406a97f8a3464dff78b5.jpg

杜蕾斯导航大全